點火吧,也燒掉那些栖在琴鍵上的鳥

何時戰機才能降落?我一直在此等待,已經被烈日灼傷
還有那些長著多毛小手的跳梁小丑
敲吧,孩子們,奏起激昂的軍樂進行曲
而我幾乎不能去看
幾乎不能去看

獨立呼叫

像羽毛一樣輕

不純物

旅鴿

Three Imaginary Boys

除非特別註明,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