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lois

我是我,我不是我,我是五月。自我迭代自我,我是我的父親,我的母親,我的祖先,我生產自我,我消滅自我。我是所有人。我緊挨骯髒的冥河。

淺雪小百合

夏末日

The Last Day of Summer


  • 學術:邏輯學?
  • 顏色:綠藍色
  • 器官:-
  • 形態:像是一隻兔子,可能也的確是一隻兔子。準確說來沒有固定實體,可能是獅子,蛇,豹,豬,或者奇蝦。它是水生的,從深綠的海邊。



kVTgtf.png
  • 来た!綠藍色新歸納生物出現了。世界的界限不連續的存在,矛盾和似是而非的保護者。
    • 他是詩人哲學家劍客,野兔水母金剛鸚鵡,鹽水百合花。有著誠如記載所說的綠藍色頭法,就算剪得只有一半長,也是上綠下藍的。
  • 草+妖精系寶可夢,自從當年被蕾世一種出來之後一直被放在溫室裡養。
  • 航海錄一切的萬惡之源,把老闆騙上賊船的罪魁禍首,雖然現在會宣言自己是老闆野兒子。
  • 人際關係非常混亂,遇到的人30%非常喜歡他,70%想把他宰了。
  • 以元Evigaskog的運轉為本能構建而出的,于普遍二元世界的一般性人格。曾經被稱為存在證明或核心,但現在just什麼也不是。它甚至不是3月0日。
  • 現職業:城市獵人,有事務所僱傭的那種。負責將與世界觀背景不符的東西制服并打包扔回去待處理。
    • 負責幫人打一些存在或不存在的珍禽異獸,並把它們倒賣給航海錄無限公司。
    • 打精神異獸的模樣(無論是什麼樣的精神異獸)十分兇殘可怕足以登上反面教材。收藏了一堆駭人聽聞的武器。
    • 深月:I can't imagine

  • 一個人住在公寓頂樓,養一隻巨大的黑貓背上背著塊黃油麵包。曾經打過廣告希望找人合租,未果。
  • 日課是晚上在藝術家大道做演藝魔術師或者跟人彈電琴,收入微薄。
    • 拿手好戲是變鴿子然後再把它們扔掉。
  • 興趣是集郵(指搜集很多漂亮人的聯繫方式)和喝青檸橘子蘇打水。經常吃精緻糖衣精品神藥。

  • 外向且幽默,姑且這樣認為好了。
  • 比起陽光更像風暴。瞬間燃起,瞬間消滅。
  • 在夏天會變得更加危險,表現出一個模式精神分裂症病患的模樣。
    • 比起某人有更多利培酮,就是沒吃過。
  • 因為是草所以會開花。花期只有一個夏天,過了一個夏天就si… 變成表情有如mur貓的忘事大王。
    • 夏天的最後一天結束了,他什麼東西都沒記住。
    • 小百合小百合,有什麼事忘記了嗎?:不要忘記holy knight最後有三押
  • 好像有過若干次感情經歷,只是現在依然是單身。雖然它自稱對每段感情都很嚴肅,但沒辦法拿出證據證明自己不是PUA。
  • 和鏡鏡是好友,兼自稱形而上的戀愛關係。
  • 絕對性的不死。哼哼,These flowers will never die。
    • 生存之道就是循環往復與有意識地忘記東西,還有,還有和狐朋狗友死著玩。
  • 基本上從古到今各種垃圾事都有它的一份責任,目前處於另一種倦怠期。

獨白

  • 技巧為「獨白」,唯一的時間操縱者。
  • 它可以做到以下效果:
    • 自現在時間點無限次實施未來實驗;
    • 削除因與果之中的時間;
    • (無法干涉的)歷史情境回溯。
    • 在某幾篇nonsense里表現出自由切換多個世界的能力,不過在這裡沒有保留,簡化為第一條。
  • 簡要來說:SL玩家。忘事的原因是會每年定期處理實驗冗餘數據,在夏天會清除一部分內存(體現為頭髮開出藍色花)。把不准會清掉什麼東西,作為忒修斯之船丫也早記不清當年到底是怎麼拐賣老闆的了。

Three Imaginable Boys!

  • 作為精神異獸獵人與創造者的白鼠神之子棱鏡關繫緊密,經常一起行動。比如一起加入了Hazel的會計師事務所。
  • 不死者同志諸君,經常死著玩。
  • 最近和白鼠鬧崩了。白鼠不要他了,只想殺了他。
  • 更多內容可查看文章列表中的3IB一欄。

除非特別註明,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Alike 3.0 License